四月里,一直在告别,告别一段晦暗的心情,告别一场牵挂带来的疼痛。走得久了,才发现,久违的洒脱是道多么动人心弦的风景啊------从容,沉静,撩动心弦。----题记
塞外的春,来的晚,也来的迅速,还没等你回过神来,就到处是香气袭人。
边塞小城,红柳轻摆,庭前飞红,绿影素妍几回香;借景轻歌,清澈的古筝和深沉的长箫,携一阕清韵,披一袭鲜艳明媚的桃衣,踏着千年的风月,洒脱回旋于潋滟春光中。
一首“云水逸”,一场春暖花香,铺天盖地涌来,万般锦瑟托付弦音,千种风情沉浸在苍凉壮美里,让人很容易就能捕捉到有关冬去春回的诗词。
筝萧合韵,两处情牵,虽似一场单纯相约,却又有谁知这场相会惊醒了多少世间浮生,感染了尘寰多少痴男怨女的梦寐?
独倚斜栏,款款寄思,聆听春事连绵成的雅韵,眼角那滴深情的晶莹,遗落在洛纸轻赋的华年里,八百里墨香映瘦了所有的繁华蜃景。
吟唱微醉,花颜清绝,悄展眉宇间的芳华,埋葬前一季的萧瑟与寂寞,任岁月抚平千年以前的诺言,缤纷的香软柔柔的深藏进心里。
纤指轻舒,霓裳曼舞,筝箫仿若遥远的回音,洇开隐现在红尘的幽暗斑驳,网络兼职打字于水墨韵香里放飞往昔的轻寒,去赶一场春天的盛会。
苍茫的草原,辽远的蓝天,成簇的白云,散落的蒙古包,飒爽的汉子,健壮的马匹以及成群的牛羊,还有那遥远又似触手可及的透彻大美。
的确,最美的风景,总是在行走的路上发现,最悦的心情,最终是不经意间抵达内心;一路向北,去向神秘的戈壁大漠腹地。
以素色着装,带着一身诗意上路,迎着所有关爱我的眼睛,在宁静的边陲小城游荡、在笔直的沙漠公路上独行、在寂静的胡杨林里打坐、在茫茫无际的喀纳斯草原上奔跑、在平静深邃的天池旁沉思……
我,被那些驻扎在戈壁深处的风景深深感动着,那一切的一切都恰到好处地迎合着我的心情;用类似贪婪的方式,拜访每一个角落,翻咏着楼兰旧事,一遍又一遍,企图完整收藏起塞外给予我的所有的深邃和壮美。
春的颜色已浓,我用心感知着春天的一切,回望生命途中承载的几十年经历,而塞上的春色竟让心绪得到一阵宁静。
原来,生命也可这样,不需要繁华,洒脱便好。 

 我有一个朋友,我们的认识是因为另一个朋友。在这里怕自己把自己绕进去,我暂且管“另一个朋友”称作J小姐,而我的朋友就叫做D小姐吧。
这个故事太简单了,就是我和D小姐认识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共同讨厌J小姐。而故事的结果就是,D小姐和J小姐不知道在哪一个夜晚志趣相投,以至于由我间接促成她们成为闺蜜。其中最让人觉得可笑的是,我秉持着大大咧咧的性格并没在意直到她们所有的谈论和出行已经没有我。这让我在这个灿烂的星空下不只是笑还是哭,或许吧,或许是那种不知名的情愫就是所谓的无奈。
说实在的,这点破事儿在我心里已经上升到朋友间的背叛了。在我心里愤怒的程度仅次于恋人间的互相背叛。我心里别扭的原因并不是两人关系亲密,毕竟我和J小姐的关系谈不上深仇大恨,那是骨子里的看不上眼。表面上我们俩的关系还算得上和谐,如果三人之间成为朋友我丝毫不放在心上,但事实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没有我在中间。
在“改邪归正”的过程中,我也做着无数努力。冷处理,竭力唤醒D小姐的理智,等等。
而最后的办法却是说服了我自己,其实是我一个人在自己的感情生活中充当一个幼稚的角色,坚信身边我认为最铁的哥们儿必然始终如一站在我身边,要么她别无选择。
朋友间的感情中没有所谓的背叛,生命中偶然出现的那一个人有时候在你人生的轨道中站在你身边陪你走过一段路,或长或短;而有些人则在你的轨道中游离不定,他也不过是走自己的路,即便自己多么不舍,往后也不过是就此别过。别跟个傻子一样试图拴住身边的每一个人,总会有离开的,也总有人会继续陪着你走下去,但说不准下一个离开的时间。猛然间惊呼曾经最了解你的人正淡出你的人生,越来越远,甭担心了,总会有人填补这个位置的。毕竟一生遇见的人那么多,扮演的角色又那么多……
试着开脱自己,发现好多了。发现自己能够将这些看淡了,开始试着接受这样子的改变。开始重新展望着下一个不期而遇的新朋友,也学会着和曾经和自己有过故事的人笑着道别。
感谢那些我曾经最重视的朋友,参与了我这一生中那么多事情,也祝福他们和别的朋友发生着更多精彩的故事。

网络兼职打字很好,学会放下,无论是过去还是那颗不安定的心。